面对新型肺炎:从失败走向胜利

2003年6月24日,世界卫生组织解除对北京的旅行警告,同时将北京从非典疫区名单中排除。

        经历过2003年非典,风声鹤唳,十七年后,武汉不明原因肺炎势头汹涌,恐惧氛围笼罩,恰值春运和传统春节,武汉九省通衢,更加剧防控难度。观察社会各界近日的反应,人间百态尽显,既有钟院士等一线医务人员舍我其谁的“逆行者”,也有不可原谅的人血馒头食用者。
       病毒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是深不可测的人心,谣言四起,唯恐天下不乱,消费国难最可不忍。1、发国难财,囤积居奇,其行可诛;2、赚流量妖言惑众,其心可诛(见有些公众号公开批评公务人员提前上班阅读量10w);3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键盘侠,消费和娱乐国难。此三者是最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休得动他一丁点利益。不需要传播焦虑,不需要口诛笔伐,不需要煽动焦虑。需要科学防疫知识和及时疫情通报,需要的是信心和公开透明,需要的是舆论监督和高效的政府治理,需要的是民众的基本自觉与人心的基本道义,如是而已。
       当前除了向战斗英雄致敬,向大局为重的武汉人民致敬,还有14万万同胞的实际行动,绝不可嘴上致敬、实际上却毫不关己。武汉需要的不是低价的“武汉挺住”“武汉加油”,需要的是紧缺的生活物资、医疗物资和专业队伍,需要是身处其间的恐惧感的消退。远方的每一个人,都与你我有关。
       从环保过度猪肉大涨、ETC改革却交通拥堵、紧张的医患关系“按闹分配”到如今的疫情管理与应对,反映出我国的国家治理体系和能力现代化任重道远。但当务之急是防控疫情、治病救人,事后的事件调查与官员追责是必须的,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需要更加长远的机制建设。

    

      (配图03年北京宣布解除疫情时王府井百货)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